1907:拉韦朗

前面在介绍190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罗斯时,提到一位法国医生于1880年发现了寄生在人体血液里的疟原虫,走出了人类抗击疟疾的重要一步。这位伟大的医生于1907年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的名字叫查尔斯?路易斯?阿方斯?拉韦朗(Charles Louis Alphonse Laveran,1845-1922)。

拉韦朗出生于法国巴黎一个医学世家,父亲在军队服役,于1850年被调往阿尔及利亚当外科军医。当时拉韦朗只有5岁,他跟随父亲来到北非待了六年,于11岁时回到巴黎接受教育。

18岁时,拉韦朗继承医业,申请就读斯特拉斯堡公共卫生学院,在那里学习了四年。完成学业后,他在当地一家医院当住院医生。1870-1871年普法战争期间,他被派往法国东北部麦茨附近的一所军队医院做一名急救医生,在那里他第一次目睹了传染病在军中肆虐的可怕景象。战争结束后,他回到巴黎先后在丽尔医院和圣马丁医院当医生。

圭亚那(2001):诺贝尔奖100周年纪念,票图为190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拉韦朗的头像

1874年,表现出色的拉韦朗受到了提拔,被法国瓦尔德哥拉斯军医学院任命为军队疾病与流行病系主任。十分巧合的是,这一职位的前任就是他的父亲。1878年任期结束后,他又被派往童年曾随父亲一起去待了六年的阿尔及利亚,在君士坦丁波尔军医院做军医。

拉韦朗以军医身份又一次来到深深刻印在童年记忆里的北非后,立刻开始了对传染病的研究。作为一个热带非洲国家,阿尔及利亚最不缺的就是传染病。拉韦朗在北非见得最多的就是疟疾病人,这是当时阿尔及利亚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最高的疾病。由于对疟疾知之甚少,医生们对此一筹莫展。

看着病人接连死去,拉韦朗心里十分难过,他下决心要降低疟疾的死亡率,力图找出引起疟疾的致病菌。1880年,在一次对疟疾患者的尸体进行解剖的时候,他将死者的血样制成涂片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结果没有找到期待中的致病菌,而是看到了红细胞里的黑色颗粒。不过,在他之前已经有研究者在报告中描述了这个现象,只是当时人们还无法确定这些黑色颗粒的性质,因此无人把这种现象与疟疾病原体联系起来。

拉韦朗看到这些黑色颗粒后,第一感觉是这些黑色颗粒与疟疾有关。通过进一步研究,他发现这些黑色颗粒的体积会发生变化,而且还能像是小虫子一样自由运动。啊,它们是有生命的!他惊呼道。不过,他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并没有马上对外宣布自己的发现,而是立即进行更加细致的研究。

1882年,拉韦朗来到罗马,他要弄清楚这里的疟疾患者的血液中是否也有这种小虫子一样的东西。毫无悬念,他在意大利疟疾患者的血液里也发现了同样寄生在红细胞中的这种小虫子,而正常人血液的红细胞中是看不见这种小虫子的。于是,他确认这些小虫子就是导致疟疾的罪魁祸首。

在做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后,拉韦朗终于弄清楚了引起疟疾的病因并不是想象中的致病菌,而是这种未知的小虫子——一种单细胞原生动物,他将其命名为疟原虫。这是人类第一次发现原生动物具有致病性。

1884年,拉韦朗发表了《发热疟疾患者的治疗》一文,文中以480份病例资料为基础,详细阐述了一种新发现的寄生虫在人体内变化、增殖和侵袭的过程,疟原虫的神秘面纱就这样被揭开了。

阿尔及利亚(1953):拉韦朗在非洲北部的阿尔及利亚军队中从事医疗保健服务时的戎装照

然而,刚开始时拉韦朗的这一论断受到了学术界的极大怀疑,因为当时大家一致认为只有细菌才能致病,同时拉韦朗报告的疟原虫更是一种人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寄生虫,大家对这种致病单细胞原生动物一无所知。

不过,随着观察和染色技术的进步,人们在不同的动物体内也发现了若干种细胞内寄生的原生动物。此外,疟原虫在大部分疟疾流行区都获得了证实。到了1889年,主流学术界终于肯定了拉韦朗的发现,认为疟原虫的确是疟疾的病原体。而此时,拉韦朗已经在研究疟原虫在人体外的生活史了。他想尽办法检测了疟疾流行区的土壤、饮水和空气,却始终找不到疟原虫的踪迹。这时,曼森教授关于丝虫病的发现给了他极大的提示:既然丝虫可以在蚊虫体内发育,那么疟原虫也可能存在类似的发育阶段。拉韦朗想到了这一点,但他始终无法将其证实。1897年,罗斯在疟蚊体内找到了疟原虫,终于证实了这一切。

拉韦朗发现了疟原虫,揭开了疟疾神秘的面纱,人们对致病微生物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后来,拉韦朗又再接再厉,找到了原生动物致病的第二个例子——锥虫导致的锥虫病,并确认了其传播机制,为治疗此病提供了可能。

1896年,拉韦朗从军队中退役,到巴黎巴斯德医药研究中心当了一名研究员,把他的晚年奉献给了攻克热带病上,重点放在了原生动物在致病过程中的作用的研究,被誉为“公共卫生的拓荒者”。

1907年,拉韦朗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诺贝尔委员会给出的颁奖理由是“为他在发现疟原虫、原虫致病方面的贡献”。

拉韦朗是原生动物学医学领域的奠基人,他在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拿出所获奖金的一半创建了巴斯德大学热带医学实验室,并发表了许多有关原生动物疾病的着作,如《锥虫与锥虫病》、《沼泽热及其致病微生物》和《军队的疾病与流行病》等。

几内亚比绍(2009):190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拉韦朗,拉韦朗头像以及高倍镜下血液中像小虫子一样能引起锥虫病的锥虫,这是他继疟疾后找到的原生动物致病的第二个例子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